【玲珑渊薮】与君书

金缕勾霜侵墨墙,


碧空翻白映小塘。


且托鸿雁寄红叶,


聊赠君子秋意长。


秦阙敬上

【苍竞】明明如月㈠

【BGM记不得了】【唐朝背景】
【我终于想起自己还是个文手。】
【我觉得我在下一盘很大的……飞行棋……】

【以下正文】

 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。

  秋已熟透了,变得格外爽朗明澈。一点点秋意,或浩浩荡荡涂抹在天穹上,洇开来;或小巧玲珑四处悠游,偶尔缀在奇峭的枝干上,偶尔又隐在泼墨似的银杏叶络子里。

  银杏在青砖上铺了一地,还不算太厚,衬着深邃而染着些许浅紫的远天,蛮好看。苍越一想,干脆也不扫了,说不定竞日醒来见了心里也欢喜。

  是了,从禅房门缝里悄悄望进去,那男人还睡着。斜欹软榻,身上裹了厚重的狐裘,倒显得成年的男人有几分小巧。镌花窗棂依着月光...

【玲珑渊薮】满分作文

白色可以覆盖黑色,但罪恶的本质就是罪恶。

我想了很久终于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你,但是我不希望你会因此去质问谁,去追究谁,甚至去安慰谁。包括我。

你应该还记得,我很小的时候,你把我放在姑姑家寄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就在那里,哥哥把我给猥亵了。当时大人都在楼下。

我记得最清楚的是瓷砖地板特别凉。

连你改我QQ密码这种事我都记得一清二楚,这样的事情更加刻骨铭心了。

我还记得更多细节,但我不想说。

论好记性是怎样培养的。

类似的接触在我稍微大一点之后还有过几次,我一直没敢讲。你不要自责。

我说出来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,是我不对,抱歉。

但是今天看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就有点忍不住。之后我读波德...

後來黑白郎君把“永”和“不”添上了送回去。網中人想了想,就把這四個字留下了。(p2)

【玲瓏淵藪】無題(其二)

别后三秋尘,
临风半壶酒。
与君相携去,
同是月下人。

【十三流文手 秦阙 敬上】

【玲瓏淵藪】無題(其一)

白雪明天光,
疾風逆孤鴻。
笑指問何物,
天地並山川。

【十三流文手 秦闕 敬上】

【玲珑渊薮】风生水起

【BGM:Last of the wilds】

  成为一位智者,或者说于我而言想要成为的那种人,有三步:铸智,铸计,铸心。这三步源自金光布袋戏中默教授的言传身教。

  铸智与铸计,皆可学习,总不至于毫无进益。唯有铸心之局,是真正的生死搏杀。稍有让自己失望之处,就会收获到更加惨烈的迷茫。长此以往,与己相抗,我不是早该明白了吗?

  也许并不是完全的对抗。是自我与自我的平衡和妥协。是寻找自我的过程。而这个过程永不结束。当你以为自己已达到路途终点而获得某种极致时,实际上那只不过是你中途的小憩罢了。

  若是想就此止步,也可以。但我不甘心。许多疑问会一...

【恨网】幼儿园专车

【BGM:还是 病名为爱】
【ooc慎入】

  “我的粗。”
 
  “我的更粗。”

  “你那算什么,显然是我的粗。”

  “切,只有我小指粗还显摆什么。”

  “南宫恨你……”

  又是九界联合高中极平淡的一天,直到小空远远就瞥见南宫恨和网中人凑在一起争执着什么,并且还时不时传来以上话语。

  哦~

 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~

  小空在【向教导主任默苍离先生举报这里有人在白日宣淫】和【私下解决,捞点好处,抓个把柄】之间纠结了三秒,然后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毅然选择了后...

【恨网】一场由眼药水引发的血案

【BGM:病名为爱】
【血案,真血案,慎入】
【ooc慎入】

  “唔……南宫恨你给我轻点!”网中人低声嘶吼着,揪紧眼前人的衣襟。蛛网面具被南宫恨取下,苍白的肤色衬得眼尾一片绯红更为明显。双眼紧闭,睫羽微颤,已被泪水打湿。

  “你自己选的,我能怎么办?”南宫恨毫不客气地嗤笑一声,继续手上动作——他几乎将网中人整个笼罩在身下,背影挡住了其他同学瞥来的目光——网中人面具下的脸,他们怎么有资格看?一边膝盖卡入人双腿之间,一手扶着人下巴尖儿,一手捏着一支FX眼药水凑近了帮网中人滴着。堪比辣椒油的清凉眼药水,谁用谁知道。你,值得拥有。

  身下魔物急促的鼻息打在他脸侧将

【玲珑渊薮】君子立信

【BGM:Good Night】
【日后会陆续发出一些杂感,又一波掉粉新操作呢哈哈哈哈哈哈哈。】
【杂感类均打玲珑渊薮tag,各取所需,欢迎讨论。】
【玲珑者,见之明澈,闻之清越;渊薮者,聚集之地。】
【以下正文】

  我始终认为写文章是自己的活动,不论何时何地,若要我动笔,只会怎么高兴怎么写。

  写我想写的,这是第一准则。

  所以,即使有些梗,不适合我现在吃的cp,即使不写,也不会强加到不那么吃的cp上。或许也是一种偏执吧。但我坚持没有浓烈而无可抒发的感情,我写不出有灵性的文字;没有刹那拈花一笑的顿悟,我不愿轻易动笔。

  但是毕竟是发到了公共平台...

© 秦闕 / Powered by LOFTER